-我希望,向日葵開滿陽光傾灑的每一寸土地-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特传同好本【IF(Infinity & Forever)】试阅+订购
2009-07-30 (木) | 編集 |
嘛,简单说这是特传的一本大陆同好本(似乎台湾有不少同好本的样子)

+++++++++++

本子的相关信息。

[页数]100P+(五号字体A5并且未加上插画已经有101页了)
[本家]特殊传说
[CP]冰漾
[属性]女性向,15R确定
[内容]插图小说本
[风格]温情(但崩坏可能)
[规格]A5

公式站:http://tscsif.blogbus.com/

主催:冰眸

作者:文字稿甄选中,具体的要到周日会长(某个消失会长)以及副会长(打杂人员1号)讨论后才有结果,在此先感谢一下参与的各位写手。

洛阳三日 ,奶祭流岚,岚

编辑:然汐旖,冰眸,贞子姐姐

图:瑭栗子,框线,九黎弦月,通草球

guest:黑小华(赠品)


++++++++++++++

注意,在鲜网和贴吧上登记过的亲请不要重复登记。
附鲜网登记地址:http://64.124.54.124/GB/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70232(专栏名字叫《特殊的特殊传说》)
登记格式

ID/称呼:
订购数量:
邮箱:
场领还是通贩:
所在地:
备注:
能接受的价格:

邮件订购:yanabreeze@tom.com 格式同样如上

预购大约在七月底结束

以下为试阅

++++++++++

如果……



为了那个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你可以为他付出多少?


“你决定了?”
黑色长发的华服青年看着我,静静地开了口。
我看了看学长沉睡着的身体,点了点头。
“我决定了。你们开始吧!”
这样的决定我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但是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了,所以我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我走到学长身边蹲下,伸手抱着他的身体。要是平常的他肯定不会让人随便碰触他的身体,但此刻的学长不要说是呼吸,就连体温也没有。
本来就微凉的体温现在只剩下令人感到痛心的冰冷。
可以的话我想亲自对你说“欢迎回来”,但是因为我答应了黑山君他们开出来的条件,所以我不能对你说了……
要是你知道我这么做的话可能会巴死我……不,是肯定会把我种在白园吧……
一想到那个情形,我不由得想打退堂鼓。不过为了让学长平安无事地回来,我还是冒着被巴被踹被种的危险答应了黑山君的条件。
抱着完全没有温度的学长的身体,我不禁想起了一年前从伞董事枪下接住学长身体的情景。刚碰触的时候还有温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学长的身体就慢慢变得冰冷,那个触感让我有种很想掉眼泪的冲动。
“……学长,即使是不完整,但也请你忍耐吧……我一定会让你变回原来的你的……”
紧紧地抱着学长,我把头压低用着几乎是自语的声音对着学长说道。
“我们可以开始了。”
黑山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放开学长的身体退后一步,最后专注地看了那张平时总是发狠揍人现在却平静安祥的脸,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然后转身看向黑山君。
“我们开始吧!”


像清风吹拂般轻柔的声音缓缓地从精灵王口中传出,然后是像流水般直抵心灵的黑山君的声音,之后是其他人像歌声和音般咏读咒文的声音。
那些声音以一个银红色的法阵为中心慢慢扩散,然后我和学长就位于法阵的中心处。
所有的一切看似漫长,其实也才过了那么短短的一分钟不到。
当所有的声音都安静下来时,我张开眼睛低头去看身前躺着的人。
那是我能看到学长的最后机会,本来想好好地对了你说一句“欢迎回来”的,尽管你听不到,但我还是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对你说那句话的人。
但是,直到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我想对你说再见,但我却说不出口。
尽管知道那是我自己决定的事,但最后我还是留下了眼泪。
学长……即使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也好,我也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这个总是给你带来麻烦的代导学弟……


那是一名十岁左右的长相漂亮的小孩,银色如丝般柔滑的头发中只有前额的一束是火焰的红。
那个小孩静静地躺在那里,闭上的双眼好像随时会张开般,令人错觉他下一秒就会醒来。
然后一滴泪水滴落在他的脸上。
带有一点温度的碰触令他皱了一下眉头。
那滴泪水轻轻地划过他的脸颊,然后沾湿他银色的发丝。
属于液体的东西只有那么一滴,然后相同的碰触再也没有滴落到他脸上。
带有一点点温度的水滴滴落在他脸上后不用一秒就变得冷凉,当他慢慢张开火红的眼睛,伸手碰触那滴水滴时,在他眼前的只是蔚蓝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
尽管泪水划过的触感还留在脸上,但他的身边却一个人也没有。



第一章:命运
第一话:代价

为了让学长醒来,我和黑山君交换的条件就是我不能再出现在学长的眼前,以及学长失去关于我的一切记忆。
然后在复活成功后,精灵王说为了学长的安全,他们会照顾他到完全恢复为止。所以尽管学长已经复活了,但他也还是得留在冰牙族那里一段时间才能真正回归学院。
对于这个安排,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要是我一直留在学院读书的话,那么在学长回来后我肯定会无可避免地出现在他面前。
我不知道要是我失信了承诺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以守世界那些人奇奇怪怪的思考模式来看,那个绝对不会是好事。要是我出现在学长面前而让学长发生什么事的话就更不好了。即使他已经没有了关于我的一切记忆,但我还是害怕会让学长再次发生什么事。
所以在我思考了一天外加一个晚上后,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要离开这个守世界。
只要我不再出现在守世界里面,那么我遇到学长的几率就几乎是零了。

因为如此,我现在站在了原世界某所高中教学大楼的天台上。
抬头看着天上飘过的云朵,我才终于有一种自己做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的感觉。
学长要是知道我擅自做这种决定,我的小命就真的不保了……哈哈……
看着那些飘动的云,我无奈地笑了笑。
想当初他可是拼了命保护我帮助我认识那个世界,但现在我就这样跑了,他知道了肯定会气死吧?而且也肯定会咬牙切齿地对着我恐吓说要把我种在黑馆里面什么的……
由于之前被逼知道学长穿多少码鞋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每次在想悲伤的时候都会很顺便地就想起那个情景。
然后一整个心情就会变得很无奈。
唉,我竟然会怀念学长的鞋底教育,看来我真的有点被虐倾向了……
喵喵他们尽管很难过,但对于我的任性决定他们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我离开时说以后会常常来找我玩。
然在我离开学院时曾经问过我愿不愿意转学到七陵学院就读,他说只要我是里面的学生,学校就会保护我不会让学长出现在我面前。
虽然是很令人心动的提议,但对于他的好意,我还是拒绝了。
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一直是Atlantis学院的学生,因为在那里有总是很照顾我的朋友,虽然性格诡异但却总是对我很和善的黑馆居民。尽管没法读到毕业实在很可惜,尽管里面总是有着一堆奇奇怪怪的建筑,尽管里面还是有着许多敌视妖师说要把我赶出学院的人,但对于Atlantis学院这所学校,我是很喜欢的。
因为踏进了那里,所以我开始改变了。
因为进入了那所学校就读,所以我明白了许多自己一直忽视的事情。
因为那所学院,我遇到了那个强大且美丽的存在……
抬手擦了擦不知不觉流下的眼泪,我不由得苦笑一下。
明明离开才一个月,在之前明明就有一年的时间分开没有见过面,但不知为啥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个黑色挺立的高大身影,我的泪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真是奇怪啊……
学长只是代导过我的学长而已,即使他一直都很照顾我,但胸口这份苦闷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好吧,我承认他不单只是我的学长,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比我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但即使是那样,我也不用每次想到他就哭吧?
好歹我也是一名男生啊,动不动就像女生那样哭实在太丢脸了。
要是让学长知道了他一定会说我脑残然后毫不留情地一掌巴过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过去每次乱想就立刻被人巴的印象太深刻了,一想到学长的巴掌,我就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搓了搓手臂我紧张地左右张望。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就在刚才我竟然感到一股寒气了。
我站的地方可是阳光灿烂的太阳底下啊……会感觉到寒气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而且那个给我的感觉实在很像以前被学长冷瞪时感受到的冰冷感……
“哈哈哈……怎么可能,学长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啦!而且他现在应该在冰牙城被人严密地保护着才对啊……”
就像是要说服自己多心般,我挠挠头自言自语道。
总之无论怎样学长都不可能会跑到原世界这边来的!
所以那股寒气一定是自己多心了!
这样想着,我转身向着天台的出口走去。
眼看上课的时间就要到了,我慢慢地向着天台唯一供人出入的铁门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看不得人悠闲,就在我距离那个出口一米不到,只要再向前多走四步就可以走到楼梯口时,突然一阵大风刮过,那扇铁门就那样就着风的作用力,以速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我眼前“碰”地一声关上了。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至我在听到碰一声后,我整个人依然还处于呆愣状态。
“……”
谁能告诉我这是假的啊啊啊~~~
我等一下还要去上化学课啊啊啊~~
先不说我因为一直在那边读书而没有学过物理化学而把那两本书当天书看这件事,等一下上课的可是出名喜欢罚学生抄写公式的变态化学老师啊啊啊啊~~~
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控制一点妖师的先天之力,而不会再发生什么倒霉事了,怎么现在又会遇到这样的事啊啊啊啊啊~~~~
难不成其实我真的是天生带衰?
就在我抱头烦恼要不要用米纳斯爆了那把根本不能和医疗班那些符咒锁相提并论的普通铁锁时,清脆的音乐铃声柔柔地在我身后响起。
“……”
转学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月的我当然知道那是上课的预备铃声了。
再用力推一推纹丝不动的铁门,我绝望了。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原世界,要是我随便用米纳斯在门上开个洞的话,我回去一定会被老妈骂死的。
看来今天我真的逃不过要被罚抄化学公式一千篇的命运了……
头抵在铁门上,我不由得感到无力。

怎么我总觉得只要学长一不在我身边,我就变回那个只会带衰的褚冥漾了啊?


第二话:印象

冰炎走在宽阔的走廊上,尽管只有婴儿时期在这里生活过短短的一段时间,但对于这座冰牙城的内部结构,他可是和住在这里的精灵一样熟悉。
虽然说他在完全恢复前都得留在这里休养,但那可不代表他就会乖乖听话被人关在冰牙城里面串步不离开城堡。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外表和一部分模糊的记忆之外,冰炎的身体,无论是力量还是两股力量的平衡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刚开始清醒时,他连动一下身体都觉得困难。经过那一个月的调理后,他终于可以不用别人小心跟着而自己一个人到处跑动了。
本来他的身体就只是为了适应慢慢恢复的力量平衡而变回小孩子状态的,记忆什么的并没有失去。但也因为那样,对于那段总是令自己烦躁,却又老是像水中月一样捉摸不透的模糊记忆十分在意。
刚开始的一个月他认为那可能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而造成的记忆错乱现象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身体已经康复到可以自由活动,但那段奇怪的记忆却不见清晰,反而变得越加模糊。
要是普通的无聊记忆的话他还可以忽视不去在意,但直觉告诉他,要是他就那样无视那个模糊的感觉的话,他就真的会完全失去一直以来重视的东西了。
因为记不起来,所以他不知道那个感觉很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但也因为怎么想也只有模糊不清的印象,所以他的心情变得越加烦躁。
尤其是当他想起醒来时划过脸颊的那滴眼泪,令他更是烦躁得差点抓狂。
那明明就是刚滴下的泪水,为什么当自己张开眼睛的时候却看不到泪水的主人呢?
只是短短的几秒时间而已,他就不能等一下吗?
跑那么急干嘛,赶着去投胎吗?
越想越生气,然后在生气的同时又更着急于想找回那段记忆,所以在之前躺在床上休养的一个月里,冰炎可以说每天心情都不好到极点。
尤其是在自己心情已经差到不行的时候,扇那个老太婆又总是在那时跑来留下一些明显就是话中有话的话就跑走,他更是恨不得能马上冲出去把人痛扁一顿。
那个老太婆到底是无聊没事干还是脑袋抽筋了?
有话要说就把它说清楚!
不要每次来都只说两句找打的话后就给他逃跑!
一想到那些在那一月里几乎以每两天发生一次的频率出现的情景,冰炎就有想在冰牙城放火的冲动。
虽然他的脾气不好他承认,但会这么强烈地想要对一个人生气还是第一次。
而造成他情绪激动的原因是什么他十分清楚。
就是那段零散又模糊得没有章理可寻的奇怪记忆。
每一次当他觉得他已经可以捉住什么的时候,那段记忆就好像流水般从手的隙缝中流走。
这种情况从醒来开始就一直发生,即使想问人,又因为这里不是学院,自己觉得没有知道那些记忆的人可以问,所以他才会想要从那个老太婆口中套出什么来。
一想起那个明显就是耍自己的老太婆,冰炎头上的青筋就不由得变得更多。
也许是泄愤行为,他在走回自己房间时,故意不用手推,而直接用脚用力一脚把门踹开。
反正这是他自己家的东西,踢破了也不会有人责怪他的。
房门打开,里面可想而知肯定没有人在。因为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冰牙族少主的房间,别人是不可能有那个胆跑进去的。
但是当冰炎走到桌前时,他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在他离开房间时,他很肯定桌上只有自己用来打发时间的精灵文书籍,而没有一个黑色的像礼盒般的盒子存在。
挑了挑眉,他几乎立刻就肯定那东西是谁放在这里了。
因为能不知不觉地出现在冰牙城里面而可以不让人发现的只有那名脑袋构造异于常人的无殿三主之一。
不过貌似冰牙城的守卫即使知道她来了也不能对她怎样吧……
伸手拿起那个盒子,冰炎发现那个盒子的重量很轻。
不太在意地打开那个盒盖,首先映入眼前的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是你之前总是戴在身上的东西,现在我把东西物归原主了。
短短的一句话后面附注了一句“你可爱迷人的现任监护人之一扇”。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却不知道为什么令冰炎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极快地拿开那张碍眼的纸条,冰炎终于看到了盒子里面的内容物。
那是一条纯银上面刻着一束火焰的银牌项链。简单的设计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而且那个式样由经常出原世界任务的冰炎来看,一眼就知道那是原世界的产物了。
对于饰物,除了必须要经常戴在身上的烽云调戈之外,其他的他都觉得那是多余的东西。
但扇给的留言上面也说那是他过去一直戴在身上的物品,那么这条项链肯定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了。虽然扇那个老太婆总是令人想痛扁她,但她还是有着从来不会说谎的唯一优点。
轻轻地拿出那条项链,当手碰触到那个牌子的一瞬间,一个画面很快地闪过脑海。
那是一个看不清样子的感觉就是呆呆笨笨的男孩把东西递给他的画面。
那个画面闪动得很快,尽管他想更细心地扑捉那个男孩的身影,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捉住。
就在他失神了那么一下子时,他手中的项链突然发出了银色的光芒。
看着手上突然散发银色光芒的项链,冰炎的表情就好像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般平静。
在看到那个项链那眼开始,他就知道上面被扇附注了一个移送咒术。
直觉认为那个移送咒术可以帮助他记起那段模糊的记忆,所以他才会伸手去碰触它的。
他不知道扇想要把他送去哪里,但对于之后会去到的地方,冰炎并没有感到不安。

银光闪烁,不用几秒的时间,冰炎眼前的景色已经发生改变。
当移送咒术发动完毕时,他来到了一处大楼的天台上。
然后,他看到了一名用着见鬼表情看着自己的男生。


以上,全部的试阅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